DOITAPP
DOIT數據智能產業媒體與服務平臺
立即打開
DOITAPP
DOIT數據智能產業媒體與服務平臺
立即打開

云視頻會議步入快車道,新上線的Talkline有何獨特之處?

提到視頻會議,我們首先會想到華為、思科這樣的傳統硬件視頻會議服務供應商,而近年來,云視頻市場明顯加速快跑,在擁抱5G的時代,視頻云服務無疑是未來趨勢。IDC預計2019年中國的硬件視頻會議市場規模將達近6億美元,但增速將下滑到6%,國內以云視頻會議為代表的軟件會議市場規模雖預計在1.7億美元,但未來5年的年復增長率為25%,遠超出傳統硬件視頻會議的市場份額。

趕在市場整合期這個時間點,來自深圳的一家云視頻黑馬——ZEGO即構科技發布了SaaS產品Talkline視頻會議。面對同行業的競爭,Talkline視頻會議如何通過產品創新在云視頻領域占有一席之地?云視頻會議這個細分市場還將面臨哪些挑戰與機遇?這些問題在筆者見到了Talkline產品負責人顏延之后,得到了解答。

從技術出發,深入場景賦能企業協作

2016年加入即構科技,目前負責SaaS產品研發,此前曾在騰訊QQ從事多年即時通訊研發工作。當前除了華為、思科等傳統硬件視頻會議巨頭,也有Zoom這樣強有力的云視頻會議品牌,Talkline作為后期之秀,除了創新,對于競爭力這一點有自己的看法。顏延表示,即構作為一家重技術的創新企業,并不看重所謂紅海或藍海,而重在產品本身。包括Zoom、華為、思科等,各家的做法也是完全不一樣的,華為可能更多業務在硬件上,思科是軟硬件都包含,Zoom是在移動互聯網之后開始衍生的一家公司,即構有自身的特點,各家在產品業務生長的過程中視角也不同,“我們去找到不一樣的東西去做好它,做好我們自己的產品。”

從具體場景上來看, Talkline有哪些不同之處?顏延舉了個例子,曾有一個客戶的機房在偏遠地區,人員培訓遇到難題,機房的升級或數據遷移需要有資深的工作人員去指導,視頻會議一對一指導就成為一種需求。而通過視頻會議的移動手持設備、眼鏡等工具對著操作的東西拍攝,把畫面回傳到遠端資深工作人員,收到后他們對操作進行評判指導,這是很典型的一種協作。另外是教學、培訓場景,而TalkLine除了兼容一對多的會議形式,也能支持強互動場景,包括多人同時操作,會根據角色判斷來做權限授予,比如最大的權限是主持人,主持人給予更細分的一些組件給到相關的人,相關人員各持其責,一點點拼成一個協作的場景。

從功能上看,除了會議基礎功能,會前、會中到會后所有環節都有覆蓋。協作會前即安排通訊錄,比如郵件通知,會前組織的階段,對人的組織等。會中是重頭部分,是對材料和對人的刻畫,對材料就是共享的內容,除了對30多種格式的支持,還有就是對音視頻的保障,“對音視頻來說,TalkLine的并發數在行業里絕對領先,加上我們加上了一些權限功能,也可以把它放開,我們希望能做到這樣,”顏延說道,會后比如錄制,對會后的一些數據的統計,開會時長等,包括對企業的自身管理,比如說企業參數的配置,都可以定制出一些內容和開關,比如說第一次登錄的界面想呈現什么樣的布局等等。

遠程協作對穩定性是一個很大的考驗,尤其是在一些網絡環境差、偏遠地區的組織。在客戶端的穩定性上,TalkLine投入了大量的測試工作,對產品進行每一次的迭代將進行至少三輪的測試。

“我們做云服務,看似很重的東西,然而又很輕,重的意思是包裹很多東西,輕是可以從很多東西里獲取所需的部分,”TalkLine提到的云是多云多服務的架構,不用自己去建網絡或買機房,TalkLine評估云廠商,在對方的云平臺上搭建一層控制網絡,“比如我用亞馬遜還是用阿里云,我是可以選擇的,而且是靈活的,可以在這個節點里面去替換,以智能的替換方式,我們對每一個網點或我們從第三個視角進行評估,看這個點的健康狀況,所謂的健康狀況是機器運行或是它當前的復雜的情況,比如CPU太高、內存太高等,我們采取兩種機制,一方面是實時盯著它,如果出了問題我們給它踢掉,換一個空閑的或一個更好的。另外比如我們事后看到像華北地區這里面最近好像出了很多事情,那有可能是整體網絡出問題了)通過這兩種方式去做進一步評判,選擇一個更好的點。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邏輯。”

讓用戶擁有更多選擇權,做會議協作的好幫手

多人建群,微信語音會議等一站式社交化工具,已然成為企業組織協作的主要方式之一,對于這樣的情況,顏延認為,公私分明是一個趨勢,我們在辦公領域會滯后于發達國家比如美國大概六七年的時間,因為美國人對SaaS或者辦公軟件的使用有非常多的組合,不會就用一個APP去解決一個問題,Slack為什么上市,做到那么大的規模,其實Slack解決一個問題就是美國發郵件的一來一回的過程,這個過程在QQ、微信壓根不會遇到,美國人就認定。中國可能也在往這個方向發展,至少在工作和生活這兩個領域還是會有一些明顯的區別。

很多公司基本就是用微信來交流,而一些公司還是會劃分為兩派,一邊是企業微信,一邊是個人版微信,工作的事情不會在微信里面多聊,即構內部就是這樣的。

顏延認為每個行業具體的情況不一樣,企業微信也會向外打通一些關系,“不局限于只服務于企業,那也許我們可以往外走,變成一個個人的實時通訊軟件。但企業遠程協作用微信語音是很難受的,因為它經常會斷。”

對于當前的視頻會議市場,顏延強調,協作型會議把更多的選擇權給了用戶,把用戶每一個人當成平等的對象。“TalkLine的能力具備對跨國網絡的支持,在傳統的視頻會議上,會看到一些友商的身影,他們對國際業務的支持是需要增值服務,我們是用技術的手段保證,把這種專線的投入降低,讓有國際溝通的客戶能夠享受到這樣的服務。我們大概會往這個方向去嘗試更多的發展。”

具體而言,TalkLine在平臺里會做一些類似搭積木這樣的插件,在這個基礎上引入更多不同的小功能。基礎功能最難的部分TalkLine自己來做,有一些小功能比如投票、答題之類,交給有這樣業務以及需求的第三方開發,TalkLine只提供一個平臺,往一個更融合的方向去發展,而不是更封閉的。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DOIT » 云視頻會議步入快車道,新上線的Talkline有何獨特之處?

超级大乐透开奖号码